您好!欢迎来到弘业股份官方网站!
ENGLISH| 弘业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企业"降成本"超7000亿,政策还会有大招!

发布时间:2016/8/25 14:11:54 经济参考报

  今年以来,国务院层面已经就减税降费等降成本举措进行多次部署,各部门也出台多项政策,地方层面的降成本方案也在密集出台。《经济参考报》记者初步统计,目前已有25个省份出台了“降成本”具体方案。一系列举措今年将至少为企业降低7000亿元以上的成本。记者了解到,下一步降成本政策储备中,降税费将继续成为着力点,包括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率等更多举措正在酝酿中。


  在目前已经出台的降成本措施中,降税减费可以说力度最大。仅5月1日全面推开的营改增预计减税规模就达5000亿元,是本届政府最大的减税举措。而在降费方面,继去年国务院降低社保五险中的三个险种费率后,今年再次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初步测算,这些措施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1000多亿元。


  此外,今年降税清费的举措还包括:从2月1日起,清理规范了一批政府性基金收费项目,预计每年可为企业减负约260亿元;从5月1日起,扩大18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免征范围;两次降低电价,合计可减轻工商企业电费支出负担470亿元左右;从9月6日起,大幅降低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等。


  此外,各省的“降成本”具体方案也均剑指高额税费。其中,广东省出台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成本行动计划(2016-2018年)》显示,该省预计为企业降低的税负成本达到减负总规模的50%以上。山东省针对降税出台了《关于减轻企业税费负担降低财务支出成本的意见》,初步测算,可累计为全省企业减负2000多亿元。


  事实上,对于进一步降税尤其是制造业的增值税率,企业界的呼声一直很强烈。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发布的2015年全国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显示,被调查企业要求出台“税收减免”政策的呼声最高,反映此诉求的企业比例达到80%。


  “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的重点还是在增值税上”,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企业税费负担特别是流转税的负担,提高了企业创业创新的难度,不利于“十三五”创新驱动的目标实现。


  他指出,“营改增”之后,下一步深化增值税改革的任务更大。从国际增值税实践经验来看,很多国家都是1-2档税率,这是比较理想的。目前我国服务业和制造业是多档税率,行业间差距大,调低增值税税率尤其是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无疑是个比较合适的降企业税负的方法。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李全对记者表示,营改增政策实施后,增值税税率实行五级制(即17%、13%、11%、6%、0),加之3%的征收率,税率偏多,容易导致增值税抵扣不畅通,有可能导致新的政策压力和征管压力。因此,“考虑到目前我国增值税税率档次过多,要不断对这些税率进行简并,当然执行时间要根据增值税的运行时间和状况等综合统筹考虑。”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也指出,理想的增值税税率应该只有一档基本税率。考虑到现实的需要,增值税税率仍然可以选择一档基本税率加一档低税率的做法,并选择合理的免税范围。基于亚太地区增值税税率偏低的实际,基本税率最终定为10%左右、低税率定为5%左右较为合理。征收率也应只设一档,定为3%左右。


  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能不足,宏观经济政策目标是努力促进经济升级,尤其是工业升级。工业升级受制于技术进步、装备工艺、更好的材料、工人素质与劳动技能等,而这些都需要大量的研发投入、装备更新、劳动培训。如果政策制定与操作偏离“降成本”的宏观意图,甚至驱使企业压缩必要的发展支出来达到即期降成本效果,结果只能是进一步固化低端产能,与工业升级的目标背道而驰。


  在他看来,作为中央大政方针的“降成本”,是从外部环境方面帮助企业降低不合理的成本负担,而不是硬性要求企业减少必要的成本支出。政府帮助企业降低成本的核心要点是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税费负担、物流成本等方面打出“组合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