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弘业股份官方网站!
ENGLISH| 弘业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之家

发布时间:2017/2/20 16:13:51 弘业永恒 程晖


  我总觉得自己是熟读四书五经,实则不知何为四书五经,记忆中是小时候,外公喝过酒后,对着估计刚过周岁不久的妹妹和不足三岁的我天天讲:“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之乎者也,”外公是我喜欢国学的启蒙老师吧!
  五经中最早系统学习并使用的是《易经》,当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清楚记得老师是南京人,算起来是我老乡,分外亲切,老师研究《易经》,善于用易经算命,每当下课女生会蜂拥而至到帅气的老师旁边,期望老师能够帮助自己算命,终有一天老师循循善诱告知我,我与《易经》有缘,要将此衣钵传授给我,一向迷糊的我接过老师给我的书,云里雾里听老师讲解,学会的算卦象的操作,某一天这位老师下课时,对着找他的同学遥指我,说:“程晖为正传弟子,找她。”在团团围绕的人群中,我一本正经的胡诌,具体内容已全部忘记了,慢慢也就习惯了,一般我是来者不拒,也不在意结果,只按照卦象说话。最终与《易经》断缘是在如皋,如皋地毯厂设计部出差,晚上住宿在女生宿舍,忘了大家怎样讲起来并提出要求,我拿出书和工具,帮两位女孩算命,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女孩惊恐的表情及说出的话语,“巫婆,你是巫婆,”我的世界瞬间倒塌,风华正茂、双十年华的我更加的害怕,也不愿与满脸皱纹大鼻子还会飞的老太婆形象贴近,从此再没有给任何人用《易经》算过命,后来老师送我的书也找不到了,怎样操作也是回忆不起来了,愧对恩师。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是个奇行异术修炼较多的圣地,各有绝活,还有一位老师是:1、气功,2、看别人写字算命,我的字写得难看,总是不愿意他帮我算命,更何况我已是半仙,用《易经》给同学们算命,一向按照卦象胡诌,自己也不是很自信。因张老师热情相教,同学们一起在阳台练习气功,终于有了在温水里的感觉,一直有冥想打坐的习惯,应该是受张老师的影响吧。张老师上课是最好玩的,讲到比例,将他那小小头颅放在讲台的一角,甚是好玩,每每在教室一边走一边讲课,等他过去,我的课桌角上就会多一颗巧克力或糖果,只记得我对他的多言多语很是讨厌,当时还是助教的他跟我说:“我5年会成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的系主任,10年会成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院长。”他强行说我是O型血,我已知自己是B型血,但不愿让自负的他崩溃,只是能躲就躲着他,如鸵鸟一样,看不到他就好!清理书架,却看到他送我的专业书,书中写:张树新赠小晖几个字,字架清奇、铿锵有力。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如今的我开始自己系统学习国学,业精于勤,荒于嬉,所以需勤奋去思考,用勤奋的手去耕耘,以我对国学的狂热,加上持之以恒的努力,想必很快可以做到熟读四书五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