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弘业股份官方网站!
ENGLISH| 弘业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之家

《穿越百年中东》书评:破碎的世界

发布时间:2016/8/25 14:14:53 弘业永煜 林川云

毕竟,这里曾经是世界的中心,这里也纠缠着最复杂的情感。

                           ——原著作者语


国人谈及中东,所浮现的画面可能都是矛盾和割裂的:也许一念闪过奢靡的阿联酋土豪、阿尔法塔、七星酒店,抑或伊斯兰教的两大朝圣中心;然而同时又有几丝不安的想到常年不断的恐怖袭击、巴以冲突、教派冲突、阿拉伯之春、内战、伊斯兰国……除非是富得流油的度假胜地,大多数中国人是不大愿意踏足这片广袤而陌生的中东大地的。毕竟,战争离我们已经很遥远。远在他方,很多人并不清楚为何中东人民总在炮火中度日如年,自杀式袭击、难民危机这样的字眼不痛不痒,也只以央视新闻或者手机APP新闻的形式在我们的指间保有存在感。

毕竟世间太匆匆,很多人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审视这片混乱的土地,撩拨梳理这段千头万绪的历史与现状。故而很感谢作者郭建龙,在其穿行中东的旅程之中,用笔和相机为我们娓娓道来这片土地到底发生过什么。毕竟之前,国人的游记大多依旧停留于游山玩水,偶尔谈及当地风土和习俗已属异类,更无论深入的去涉及文化、经济和历史脉络的考察。

作者从“奥斯曼原点”入笔,指为现代中东问题的起点。由于一战选错了边,战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成为被瓜分目标全线崩溃,在西方国家的导演下,一系列的阿拉伯国家纷纷建立。如果说,一战后哪个战败国被宰割的最惨,许多人可能会说德国或者奥匈帝国,但事实是,土耳其帝国悄悄拿走了这一“荣耀”,甚至连流泪的权利都没有。但百年前谁也没有想到,帝国虽然寿终正寝,他的遗产却一直留到今天。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各族各派人员能在中东各地自由迁徙、统治阶层也多采宗教、民族宽容。一战风雨飘摇时,英国人忽悠阿拉伯人,以能帮助其建立统一的阿拉伯国家促使阿拉伯家族毅然扯起反土大旗,而在战后又随即被英国人背叛,眼睁睁看着英法利用阿拉伯各家族间的牵制,转瞬将中东随意切成了零散的小块。国界线随意按照势力范围而非本地区教派比例、民族构成而粗暴划分本就埋下了不安的种子,紧接着犹太复国主义又引发了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长期冲突。阿拉伯人也曾想过自救,通过国家间的再合并以重塑昔日阿拉伯帝国的荣耀,但国界线一旦确立,也意味着从此隐形的自私和欲望边界得以彰显,再也没有和睦一家亲,没有五湖四海皆兄弟。人性中最贪婪的部分也就犹如开启了潘多拉魔盒般一发不可收拾,塑造了一个杀伐百年不止的修罗场。在利益争夺中,合并大一统的梦想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是对地区霸权的争夺、牵制、杀伐和合纵连横的丛林法则。如是,一位位政治强人崛起,不得不在各自的历史舞台上费力舞蹈,然后又无可避免的黯然落幕。

于是在土耳其帝国曾经广袤的国土,如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至今还在内战动荡,被教派冲突、民族主义撕扯的更加零碎化。统治者无法提出有效的经济建设方案,各种冲突让统治者、人民都失去耐心,去等待哪一天如何回到稳定,结束流离失所。缺乏统一的纲领,明确的解决方案和对世俗-宗教统治的摇摆不定,在这片越来越碎片化的土地上,激进思想会继续演化下去,人民也越来越没有选择的机会,而只能在战争和摩擦中颠簸,激进之余,却越来越迷茫。

作者坦言在贝鲁特遇见和作者同住一间房的恰好是两个同名的青年人“马麦德”,一个来自土耳其,一个来自巴基斯坦;一个是什叶派,一个是逊尼派;一个是前往支援叙利亚,一个是自愿投身ISIS组织。这不能不说是天意。若非凑巧,作者可能就也不会带着如此强烈的感触开始自己的旅程。中东给作者最深的触动,从旅游风情变成了永恒的伤疤和无止境的乱世,这也让他更加深入地了解了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了解了他们的信仰、生存、磨难和希望。他真正感兴趣的也不再是那些古代的遗迹,而是现代的走向。

作者也曾在书中做出了自己的假设:如果犹太人的建国运动一直处于奥斯曼的体制之下,即阿拉伯人和犹太人都遵守土耳其人中立的监督之下,双方在政治上是平等的,经济上有竞争,裁判权在帝国政府居中调停,那么巴以双方的建国历程是和平的。而非是现实中的争相建国,以实现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压迫。然而,历史不容许假设。中东的复杂程度收到多方掣肘、多个问题从中裹挟。作者犀利的一语道破:在国界划分之后,中东阿拉伯人各方要求存在这么一个动荡之地去搅乱、牵制以色列,甚至是用本民族的苦难去牵制各个国家之间的利益,继而“维持”中东所谓的均势。于是乎,流离失所的难民、对普通民众的日常炮击、自杀式的爆炸和同态复仇等等被保留下来,成为家常便饭。道理人人都懂,谁却都是莞尔一笑,也无可奈何。

中东地区的人们生活的不稳定我们能从作者的行文中管窥,这并不是平常我们调侃新闻联播的那样,而是的确正在发生于每时每刻。一个小镇、一个地区可能上午还风光静谧、美景如画。到下午可能就变成了一片废墟,难民流离失所。

战争只是中东乱局的表象,深层次的问题决定于很多方面。只是瞥过几页厚重的文字,我们能大概知道,几千年前埃及的一位法老进行宗教改革,创立了一神教。而后摩西率领犹太人出埃及,将一神教思想带到亚洲: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皆发端于此。在历史长河当中,这片土地的人民都算有一个祖先,那里的土地也曾多次属于一个国家。算起来,穆罕默德身后形成的什叶派和逊尼派算兄弟,中东各民族按宗教皈依也算兄弟,甚至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也算得上兄弟。但现在,都整日在彼此舔着兄弟的血而苟活着。如是,如此真的幸福吗?和作者同住的土耳其青年给出了他的解答:“这些国家从长期来看,都是维持不下去的。这是个失败的国家,处于一个失败的中东。” 可能也正如同作者所说:也许从奥斯曼帝国解体的那一天,命运就已经注定。这里曾拥有这和平与繁荣的伟大帝国,这里曾经有宽容的宗教政策,这里也储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但这里也承担着沉重的诅咒。

日益趋向更为破碎化的中东,至今无解……